白手起家,深耕儿童编程7年,他把贝尔科教从0做到年4亿营收儿童

/ / 2015-10-25
白手起家,深耕儿童编程7年,他把贝尔科教从0做到年4亿营收...

  在中国的民营教育市场上,俞敏洪和他的新东方教育集团,就像一面旗帜,广为大众所知,但在这片万亿级的教育市场里,还有一批鲜为人知的神秘大佬,他们低调务实,多年默默在细分领域埋头深耕,直到融资消息传出后,人们才恍然发现:原来他们的公司早已跨入进了亿级营收俱乐部。

  最近,总部位于深圳的贝尔科教集团对外宣布,公司已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额高达数亿元,此轮投资者包括国中创投等投资机构。在此之前,它曾获高通等知名公司注资。

  贝尔科教涵盖的业务包括线下儿童学院、机器人大赛、线上教育平台、智能教具硬件等,如今它已在中国开办了400多所线下学院,致力于为3到13岁的孩子上好每一堂科教实践课,而它自主研发的智能教育机器人,更已销往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集团每年营收高达4亿元。

  融资消息发布后,贝尔科教集团掌舵人逐渐为媒体所注目,王作冰这个名字,开始频繁地被大家提起。这位贝尔科教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身兼技术极客和知识分子的双重气质,他是《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革命》作者,是黑马会教育分会秘书长,也是儿童成长联盟发起人和行知会会长。

白手起家,深耕儿童编程7年,他把贝尔科教从0做到年4亿营收

  (资料图:贝尔科教创始人王作冰)

  从小就是孩子头的王作冰,小学到大学一路都担任着班长角色,这样的成长环境很容易将他推向管理者、创业者的行当。他的骨子里,也总期待自己可以引领伙伴,干番大事,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道路。

  作为创业者,王作冰有着自己的笃定和坚持,他不是那种赚一分利就要花一分钱的急功近利者,通常他会把赚来的钱优先投入到研发上,为了让团队信服这种决定,他往往拿着比其他高管都要低的薪酬。你很容易把他归结为那类为了实现宏大目标而一再延迟满足感的创业者,这让他在急躁的市场中活得沉稳,也得以自如地把控公司的发展节奏。

  最近,王作冰首次深度揭秘了他做教育的缘起,他眼中的教育和教育市场,以及他如何将公司从零做到营收4亿的奥秘等。在王作冰的教育拼图中,他给当下的自己定了两个小目标:一是要在中国铺设5万间教室,二是要把业务扩展到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这将是我最后一份工作,做完就退休。”访谈中,39岁的王作冰斩钉截铁地说。在他的人生规划中,贝尔科教已然是他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

  世界上比创新更高远的使命是育人

  大学时期的王作冰,偶然迷上了一本叫《贝尔实验室——现代高科技的摇篮》的书,那个时候他正在上大学。 “他们做的事真是太酷了,是改变人类的东西。”王作冰眼中的“他们”,指的是贝尔实验室里的一群科学家和工程师。

  在全球科技史上,贝尔实验室曾是一个辉煌而神奇的存在,就连世界首富比尔·盖茨都曾感叹道:“如果能穿越探险,我的第一站将是1947年12月的贝尔实验室。”

  那个令比尔·盖茨着迷的12月,正是世界上第一只晶体管诞生的时节,这种小巧、消耗功率低的半导体器件,与印刷术、汽车、电话等发明齐名,它是现代集成电路的基础,支撑着现代电器的有效运转。

  晶体管的诞生正式拉开了世界电子工业革命的序幕,也引领人们踏入了电子信息社会。自那之后,从传真机到按键电话,从数字调制解调器到蜂窝电话,从通信卫星到高速无线数据系统,从太阳能电池到有声电影……数不胜数的创新技术和产品,不断从贝尔实验室涌出,创意工厂里的科学天才们,孜孜不倦地设计着他们眼中的“未来世界”。

白手起家,深耕儿童编程7年,他把贝尔科教从0做到年4亿营收

  (资料图:贝尔实验室研发出的世界第一个晶体管)

  2000年初,王作冰就已经成为了贝尔实验室的超级粉丝。毕业几近六年,当已经积累起互联网技术服务、社交和O2O等领域的创业经验后,这位进入不惑之年的互联网老兵开始筹谋更大的事业冒险。在思索着该选取哪个新赛道挑战时,王作冰的脑海中突然窜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贝尔实验室已推动了人类这么多进步,到底还有没有哪种方式还能更有力地推动人类的进步?”

  很多人找创业赛道,往往最先思索的是市场“刚需”,王作冰此时优先考虑的,是使命感的高远与否。小时候,奶奶常常告诫王作冰,做人做事,要有大格局,他自己也坚信,这是企业能做大走远的关键所在。

  “贝尔实验室可以有一个实验室,但教育可以产生N个实验室,育人的力量是无穷的”,在反复探索后,王作冰终于找到了答案,“如果从贝尔实验室到贝尔教育,这件事做成了就可以惠及更多人,在贝尔的培育下,就可以诞生N多创新人才及互联网精英,没有比这件事再高远的了。”

  说干就干。2011年,王作冰果断地以“贝尔”为基因,成立了贝尔科教,他瞄准3-13岁这个年龄层,希冀将贝尔实验室里的优秀基因带进科教实践课堂,让孩子们从小培养起创新意识和动手能力。

  他分析过新东方的成功经验,一大感悟是新东方前瞻性地布局了青少儿英语市场,由此成了抓住时代机遇的企业之一。“花了十年时间,儿童英语里出现了航母级企业,如果我从现在开始做创意科教,往后推十年,市场里一定也会诞生航母级企业”,王作冰当时这样预估市场前景,他对未来走势看得乐观,“会不会是贝尔,不知道,但我们是有机会的。”

  笃定创意科教将会是个大市场后,王作冰还意识到,传统教育仍有其弊端,创意科教有其存在的土壤,贝尔科教理应做传统教育的补充者角色。

  早在开办软件技术公司那会,王作冰在招募新人时,发现到了一个痛点——传统教育培养出来的人,在创造力方面普遍偏弱,单位要花很多时间去培养新人,而这些新人往往又缺乏主动探索的欲望,通常是带队人在后面推一步,他们就往前走一步。

  “传统教育对工作的实践应用,不能很好地满足这种创造力要求。如果再过30年,AI人工智能时代真的来临了,整个社会对创造力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王作冰这样总结他在选择赛道时对市场痛点的思考。

  如今,就在王作冰在这个市场深耕六七年后,在人工智能创业热潮的带动下,创意科教领域也开始冒出了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当其它公司还徘徊在几千万的营收规模时,提早入场的贝尔科教,已将年营业规模做到了4亿元,跻身成了这一轮创意科教竞争潮里的领头羊。

  让教育自然而然发生

  在贝尔科教集团,王作冰担负的不仅是掌控全局的董事长,他还同时是首席产品经理。在他的观念里,教育的本质就是一个灵魂点亮另一个灵魂,教学需要的是把孩子们潜藏的探索欲望给激发出来。

1
联系我们